品牌耳机价格联盟

人间蒸发

星影众创2018-06-20 02:56:39

前段时间有一条新闻,令人心痛不已。



女孩打网约车不幸被害。


欢歌笑语地出发,谁也不曾料到如此惨烈的后果。


我们应该做的,不是冷嘲热讽,站着说话不腰疼,而是要总结教训,尽量避免惨剧的发生。


说句不太好听的。


这个被杀害的女孩子,最起码还能有亲人带她回家,但还有一些人,尤其是女孩子,出去之后就再也没回来。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这样的情形,我就曾遇到过。



面对客户看着我的眼神,我头一次感到如此绝望和无能为力。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个以帮人解决难题为生的“私人侦探”。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可这一次,我非但没消了灾,还差点儿把自己给搭进去。


2018年1月6日  


一个曾经的客户找到我,说帮我介绍一找人的活儿,看我接不接。


大学生们涉世未深,临近寒假,比较容易上当受骗,平时找人的活儿都特多。


不过这种活儿大都比较简单,来钱儿也快,简单问了委托人的情况之后,我就应了下来。


之所以说这种活儿简单,是因为如今信息化社会,出行、住宿、购物甚至是逛街,干点儿啥都会留下个人信息。


想完全销声匿迹,几乎是不可能的。




普通人觉得找人难,一来是因为没有时间和精力,二来也没有专业的方法和手段。


隔行如隔山,说穿了一点儿也不难,但我们挣的就是这份钱。


托我找人的是一对夫妻,五十左右岁年纪,有一个在东北某大学外语系上大一的女儿,叫小薇。



小薇的学校五天前就已经放假了,但她到现在也没有回家,而且怎么也联系不上。


我们有一套找人的系统,是由我的技术支持,大神级黑客老K编写的,相当牛掰。


系统的牛B之处在于,它不仅可以查询你的身份证坐火车、飞机或者是住宿的信息,甚至还可以通过黑进某个场所的摄像头,通过面目识别软件,扫描一定时间内的录像,查找目标是否真的出现过。


有了这些Buff加持,我给小薇父母夸下海口,三天时间,找不到你女儿,分文不取。


谈好了价格,收了定金,我立刻就登录我们自己的查询系统,查找最近一段时间小薇的活动轨迹。


然而我万万没想到,打脸来得如此之快。



事实证明,我的话的确是牛皮吹爆了。


三天之后,我不仅没有找到小薇,相反的,我发现自己永远也不可能找到她了。



2018年1月8日  某大学


通过对小薇身份信息的查询,我发现她近期并没有购买从东北回北京的火车或飞机票记录。


那就还有一种可能,她会乘坐私人汽车回京。


不过要想确认这个可能,就要黑进她所在城市所有的高速公路卡口摄像头,对前段时间的录像进行扫描识别,那将是个浩大工程。


而且我也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于是我直接坐飞机去了她大学所在的城市,进行现场勘查。


到了小薇的学校,我先联系了他们班级的辅导员吴导,向他打听小薇最近在学校的表现。


吴导是该校研三的学生,正在忙于准备毕业论文,平时可能对于班级事务似乎并不上心,我问了好几遍他才想起小薇是谁。


然后他就表现得特别尴尬,跟我说最近比较忙,对于学生们的关心不够,他也不太清楚小薇的情况。


似乎是为了弥补自己的工作失误,他主动帮我联系了小薇的室友,小薇宿舍的宿舍长。


通过免提,我很清楚地听到宿舍长妹子说小薇在一个月之前在校外租房住了,一直没再回来过。


而且她也不知道小薇租住的地方在哪儿。


这就怪了。


按小薇父母的说法,她平时最多两三天就会跟家里通电话。


而且她还是个乖乖女,出去租房住这样的大事儿,不可能不和家里商量。


我继续问宿舍长妹子,她最后一次见到小薇是什么时候?


妹子仔细回忆了一会儿,告诉我说是一个多礼拜之前,那天是他们学校最后一场考试。


小薇没参加,缺考了。


我当时心里就有了不好的预感,看来小薇失踪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2018年1月9日


经过一天的努力,我终于找到了小薇在这所城市租住的地方。


此时对我而言,已经是最后的机会了。


今天要是再找不到小薇,退钱事小,我这脸可就彻底被打肿了。


屋子里没有亮灯,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回应,看来屋里没人。


于是我拿出开锁工具捅开了门锁,想进去查看一番,找找有没有什么线索。


但是门开的一瞬间,我却被吓了一跳。


屋里居然特么有人!


黑暗的房间里,一个年轻男子半躺在沙发上,头上戴着耳机,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屏幕。


估计是耳机的声音太大了,我敲门那么大声他都听不到。


我向前走了两步,只见屏幕上正在播放的画面不堪入目,而那小伙子的右手正放在两腿之间,快速地上下套弄着……


打飞机?这特么就尴尬了。


我刚想要不要打断他一下,飞机男估计也感觉到身后有些不对劲,猛地回头看了一眼。


噌的一下,他就从沙发上跳了起来,连连后退,嘴里还“卧槽、卧槽”的喊着。


接着就是“哐当”一声,耳机线把电脑也拽翻在地。


与此同时耳机线也被扯掉了,电脑里顿时传来一阵阵令人尴尬不已的尖叫和喘息声。


“谁?你TM什么人?你怎么进来的?”


黑暗中,惊魂未定的飞机男气急败坏地冲我吼道。


无奈我只好打开了房间的灯,一看他裤子还没提起来,赶紧指指他的裤子,说了句我是来找人的。


“敲门没人应,我看门没锁,于是就进来了。”


飞机男飞快的提起裤子,满脸通红地问我:“你他……找谁?”


估计他看我的样子也不像个善茬儿,所以硬生生把“妈”字给咽了。


“我是来找小薇的,你为什么会在她的房间里?”


我故意面露凶光,咄咄逼人地问道。


飞机男汗都下来了,也难怪,又是惊吓又是尴尬的,换谁也得冒汗。


“她……她……她已经搬走了,不在这里住了。”


我的心瞬间凉了半截,不过还是不死心,问他知不知道什么时候搬走的?搬哪去了?


飞机男摇摇头说一个多礼拜之前搬走的,而且走得还挺急的,但是搬哪儿了不知道。


然后他大着胆子问我能不能离开他家。


我苦笑一声,从地上捡起电脑,说了声请继续吧就递了过去。


刚要递到他手里的时候,我突然停住了。


接着把电脑凑近自己,使劲吸了吸鼻子。


真香,是女孩子身上特有的那种香味儿。


这种香味儿,显然不属于我面前这个对着电脑里播放的动作小电影打飞机的屌丝。


于是我非但没有离开,而是在房间里又仔细转了一圈,发现房间里还有不少女孩子的东西。


所以,这电脑和屋子里那些女孩子的东西,很可能原本是属于小薇的。


我的心骤然收紧了,莫非这个飞机男图财害命,把小薇给……


一有这想法,心里就有些着急,我一把就把飞机男的手腕给抓住了,厉声问他这电脑是谁的?


飞机男被我攥得生疼,倒吸着凉气儿说这特么当然是我的。


我继续用力,说你特么最好给我老实点儿,否则我不敢保证会对你做出什么可怕的事儿来。


飞机男马上就怂了,说房子是他从小薇手里接过来的,房间里包括电脑在内的很多东西,确实都是小薇的。


但是小薇已经将这些东西全都折价卖给他了。


我又纳闷了,问他小薇为啥这么干。


“她说她要买飞机票出国旅游,又不想跟家里要钱,所以才把自己的东西都卖了的,哎呦……你轻点儿……”


我之前已经查过小薇的身份信息,并没有发现她买过飞机票。


无论飞机男说的是不是事实,能够把自己的东西全都折价变买,充分说明了小薇确实很需要钱。


“这电脑我先征用了,你还是别继续了,撸多了对身体不好。而且不是我吓唬你,你这电脑的前主人很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一听这话,飞机男立马就撒开了抓住电脑的手,吓得一屁股坐在了沙发里。


其实这话是我故意吓唬飞机男的,谁料竟然一语成谶。


查看了电脑的IP地址,然后我给老K打了个电话。


我让他帮我好好查查小薇的这台电脑,看看能不能在上面找到些有用的线索。


几个小时后,老K终于给我回了消息,但是只有五个字。


你别再查了。


这让我有些意外,平时我让老K查什么东西,他发过来都是详细的资料,这回是咋了?


于是我再次把电话打了过去。


电话那头老K的声音有些疲惫,但是仍然难掩语气里的惊讶。


“是暗网,你这回可算是摊上事儿了。”


2018年1月10日


暗网?!


随着老K给我发过来的一些在小薇电脑里发现的资料,我也开始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那些资料显示,小薇很长时间以来,一直在网上跟一个神秘男人聊天。


之所以说神秘,是因为他们聊天的内容,一个汉字都没有。


而且大部分都是用法语进行的。


而那个男人的IP地址显示,他确实是在法国,应该是个法国人。


天一亮,我马上把他们的聊天记录都发给了我新收的徒弟一二三,并给他转了3000元钱。


这小子父母都是大学教授,尤其是他母亲,精通英语日语和法语,那3000块就算是给他母亲翻译聊天记录的酬劳。


因为一二三跟我当徒弟的事儿瞒着他妈,所以我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不让他妈妈起疑心。


很快一二三就给我回消息了,他说他妈妈看了我发的聊天记录,说俩人是男女朋友关系。


一个多礼拜之前,那个叫布鲁诺的男人向小薇发起了邀请,希望小薇放寒假之后到法国找他玩。


这就有意思了,小薇竟然谈了一场跨国的网恋?


但是我知道这并不好玩,既然老K提到了暗网,那么这看似甜蜜的关系,很有可能是致命的。


可能很多朋友不知道暗网是什么,这个我一会儿会进行科普。


仔细查看一二三母亲翻译的小薇和法国男人的聊天记录,真相逐渐浮出了水面。


原来小薇从小就对浪漫的法兰西国度充满了憧憬和向往,希望自己将来能够到法国学习和生活,所以大学才报考了外语专业。


为了更好地学习法语,她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就是结交一个法国的网友。


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多月之前,她终于在网上认识了自称在巴黎读大学的布鲁诺,一个法国高富帅。


俩人聊了半个多月之后,涉世未深的小薇很快就被热情幽默、浪漫体贴的布鲁诺俘获了芳心,开始以Chéri(亲爱的)相称了。


但是因为法国跟中国有7个小时的时差,她平时在宿舍里跟布鲁诺聊天不太方便,所以才会出去租房住。


一个多礼拜之前,布鲁诺知道了小薇快放寒假了,于是就邀请她到法国玩。


可是小薇说自己并没有护照和签证,也没有那么多钱买飞机票。


而且去法国这么大的事儿,她也要征得父母的同意。


布鲁诺就笑话小薇,说她都已经成年了,可是还这么不独立,太让他失望了。


热恋中的女孩子被恋人嫌弃,是一件很严重的事儿。


小薇觉得很没面子,于是就说那你需要等我一段时间,我需要放寒假回北京才能办理护照和签证。


布鲁诺很快就回消息说那样就太晚了,机票钱你自己想办法,护照和签证的事情他来搞定。


没过几天他就发消息给小薇,说他已经帮小薇搞定了护照和签证,让她赶紧买机票。


看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了,小薇是用她的跨国男友布鲁诺给她的假护照去的法国。


怪不得我之前没有查到她买机票的信息。


按照聊天记录里布鲁诺给小薇的假身份,我再次查询了她的购票记录。


结果我发现,她果然在一个多礼拜之前,利用布鲁诺给她提供的假身份,乘坐法航的航班去了法国。


这么一来,事情就闹大了。


因为能够搞到假护照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老K发来的资料显示,小薇的假护照等身份信息,全都来自一个暗网的论坛。


那个论坛素来以人口贩卖而著称.........


因平台限制图片大小发布限制


打开微信,搜索公众号:  “星影众创

关注后回复:“暗网”,就可以免费阅读后续内容了。



Copyright © 品牌耳机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