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耳机价格联盟

帝都 春雪

小六de书2018-06-20 09:00:04

背景音乐是我和两个朋友在法语课上为《秒速五厘米——樱花抄》前一小段的配音。能猜出来哪个声音是我吗?


不知道为什么,我每次录音都有小奶音or娃娃音,让我有点小苦恼。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喜欢。


(PS偷偷告诉你们,读得最久的akari是我。那段独白真的练了好久o(╥﹏╥)o)





STILL

CHILDISH

ALWAYS



仍是少年


帝都春雪







A

SPRING

SNOW

IN

BEIJING


北京下雪了。

真是惊吓。大家都在怀疑是不是萧敬腾忽然偷偷飞来了北京。

气温骤降。


前几天我还穿着一条亚麻的无袖米白长裙,腰上一条细棕皮带,外罩一件在大理古城新买的民族风毛衣罩衫,蹬一双夏款棕牛皮短靴,为了所谓保暖,勉勉强强套了一双其实没什么厚度的连裤丝袜。明明花粉过敏,却为了好看,也不戴口罩,就这么走在盛开的紫玉兰粉玉兰白玉兰(没办法啊,玉兰是我们的校花)和海棠樱花梨花桃花里。


学校太小,不会给人一种花海的感觉。但是看见垂枝柳青翠的一片,会觉得——啊,是春天了啊。


后来雨来了。

雨夹雪。


于是转眼穿上了大毛衣和冲锋衣。一条单薄的牛仔裤裹在腿上,寒气从一小截光裸的脚踝窜进来,小白鞋的鞋尖被雨水混着泥染成棕黄色。我都懒得认认真真梳头发,随手编一个鱼骨辫,故作神秘地戴着白色铆钉鸭舌帽和巨大的黑口罩掩盖自己乱七八糟的头发和脸颊。


雨水从天空降落下来。

混着冷风。

混着前几天帝都重度污染的尘埃颗粒。

但是最重要的是,带着天空的气息。


Quand j'étais petit,le ciel me semblait plus proche,beaucoup plus proche.

C'est pour ça que j'aime la pluie.

En tombant,il aporte la l'odeur du ciel.

Les matins plus vieux,je ne prends pas mon correspondance,et je vais marcher sous la pluie.

——《言叶之庭》开篇独白


对,我会想到《言叶之庭》。

在雨中相识,相爱。

雨水会让人觉得幸福吗?

我本来不喜欢雨天。我喜欢soleil,明亮的soleil,为一切涂上金粉。尤其是春日的太阳,毛茸茸的浅金色,映照着毛茸茸的新叶。

但是,雨天也很好啊。


我还记得去学琴险些迟到那次,下着小雨,我打着那把天青色的小伞,穿着绣暗纹的白布鞋,抱着琴包,飞快地跑起来。溅起的水花冰凉地透过鞋面流淌过我的脚趾,凉风穿过轻薄的衣服流连在腰际。那种感觉,轻盈得仿佛下一秒就会像鸟儿一样飞起来。


然后我远远就看见老师在屋檐下等我。楼上传来小孩子破碎而干净的琴声。门前是一地大叶女贞金黄细碎的落花。在阴暗的雨天里,那种明亮的色泽,不可捉摸的草木清香,老师的细条纹衬衣和皮凉鞋,一如既往凌乱的头发,身上隐隐约约的烟草味,全都揉进湿润的雨水里。


他的眼神里有种微微的落寞。


和艺术相伴的人,终究是寂寞的。



 

我始终相信雨水是有味道的——但是很少有人会去闻。

我们总是忙忙碌碌,丧失了感官,只剩下空茫茫的大脑,和机械的四肢。


记得年幼时看过一篇文章。忘记了作者。写同陌生人踏青同游的一夜情。在做爱之前,男人问少女,你身上是什么香味?

少女回答,是水味儿。

男人不甘心,再问,水味儿?

少女再次回答,对,就是水味儿。


清晨时少女离开了帐篷。留下几缕长发,还有一枚黑色发夹——那是他们谈论过的问题,关于贴身带着一夜情女伴遗留下的发夹、用一生寻找她的故事。


非常文艺。


于是男人将发夹和那几根长发小心翼翼地放在裤子口袋里,一路走下山,沾了一身清晨草木的露水,周身都是少女身上的水味儿。

走下山之后,男人漫不经心地扔掉了发夹和头发。


你看,在感情里,男人总是能够轻易地抽身离去,可是那个带着雨水清香的少女,却要用一生罗曼蒂克的期盼等待那个男人将她寻找。


在我心里,水味儿是种悲伤的东西。

太过纯净,所以太容易受伤。


如果说闻香识人,我还是愿意用些俗气的味道,不过至少不能是玫瑰——我没有驾驭rosé的气质。

我用豆蔻香的香膏。很古典而内敛的香气。也是现在不怎么流行的老牌子,不太容易撞香。每天涂一点点在耳后和手腕,最后自己也闻不到了,与别人擦肩而过时却还是香的。


如果沾上雨水,那雨水也是豆蔻香。

真好。



        It's the

     Rain


下雨就不应该打伞。

parapluie不适合雨天的氛围。


冲锋衣连衫帽松松散散戴在歪歪的鸭舌帽上,斜背着包,手插在口袋里,耳机线斜斜横过衣服,隐没在衣兜儿另一端。耳机里不能放轻音乐,不能放小情歌,得用最大音量播最激烈的rock-and-roll,死亡重金属,黑色摇滚,然后用最平静的表情听。


懒得跳着走。爱哪儿哪儿。水洼也一脚踩进去。没什么所谓。反正鞋子早晚要刷。不在乎这一时。


步子要慢。没有匆忙的必要。反正赤脚不怕穿鞋。


对。

就这么慢悠悠地走。


或者

 

是雪?

春天的帝都下雨啦


我还记得那次破罐子破摔地淋雨。

任性而狗血得不愿提及。

伤口早已完美愈合,疤痕都微不可见。

但是当时看着大雨下的柳树,都险些失态地流下泪来。

你总要找个机会让自己淋一次雨

而且要痛痛快快毫无顾忌浑身湿透

随后感冒发烧也好,头痛喉咙痛也好……怎样都好,你都会舒坦很多。

mentally

如果从来没有试图在真实生活中复制偶像剧的雨中痛哭桥段,那可真是不完整的人生,就像你从没有同一个人聊到凌晨三点钟、从没有在深夜的街头大口喝啤酒然后敲碎啤酒瓶、从没有尝试裸睡一样。

当然你可以不必痛哭。你大可以狂笑,或者面无表情。

只要你愿意。


PS我在写上面这段时,隐约觉得这些文字曾经出现在我的梦里。童年的梦。深夜幽黑的街道上,碎掉的啤酒瓶闪着绿莹莹的光。

Hey!是不是很神奇。说不定我们都在做预知梦,可是自己毫无察觉。


那你在想什么呢?

帝都冰雪交加

这个春天


今天爬台阶时无意中听到两个女生闲聊。

其中一个说,北京的春天就是个骗子,它哄得那些花儿以为春天来了,都高高兴兴地开了,然后忽然来这么一遭,冰雪交加的,这些花儿就一夜之间都谢了,多可怜呀。

说得好。

忽然想到嫁给东风有情郎的典故。


诗人爱将春天比作爱情,紧闭的蓓蕾在春风里娇羞地打开。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爱你,就像一朵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春天里开放”

只是他忘了,春天是个骗子。

所以我们说,爱情都是幻觉。

下雨了。

可惜现在太冷。

如果是夏天,记得穿上基本款的白衬衫和黑裤子,加一双小白鞋。散着长发,不打伞,在雨里张开手臂,奔跑或蹦跳。让雨水打湿你的衬衫,勾勒出你手臂的线条和肌肤的纹理。

去感受雨水的温度和气息。

植物在雨天会散发出与平常不一样的味道。去感受它,并且把它内化为你自己的味道。

让雨水冲刷你,净化你。

让雨水渡你。

让我们恣意去放肆,剩下的交给雨天


Hello rain in spring


Echantée


-END-


文字:小六

图片:小六

亲摄于2018/4/4雪中校园

长按二维码

关注“小六de书”

一个给你陪伴的公众号

Copyright © 品牌耳机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