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牌耳机价格联盟

轻松筹 | 开往清晨的午夜

JESSYandDENNY2018-06-19 20:06:56

很久没有更新了,其实我最近被期末考折腾得要死(这只是个修饰词)。


这个公众号叫JESSYandDENNY

可是我今天不讲和JESSY的故事了

讲讲我和米分君的故事

希望每一个点进来的你们都能看到最后


每个人都会有童年的发小或者青梅竹马吧,是最初的朋友,也最纯粹最可贵。可我偏偏是个冷漠的人,一路走一路丢,不知道多久没有联系米分君了。




只是彼此好像默契一般,不需要太多累赘的问候和试探,自然得像小学放学走在学校斜坡前讨论作业多不多一样。


我和米分君同岁,甚至她还比我小几个月。在6岁之前,我们的家只隔了一条巷子。


潮汕老房子的构造布局都差不多,一样宽的巷子,一样规模的一间间平房。粗糙的水泥地,在每个拐弯处都能碰到熟悉的人。老房子总是冬暖夏凉,至少那时的汕头还不会这么热又那么冷。


我和米分君上幼儿园之前的那段时间总是在一起的。没那么多玩具,两三个人叽叽喳喳也度过了一个个漫长的夏天又一个个短暂的冬天。我仅剩的记忆只有彼此的距离和当时巷口还住着的老人。那时候看到米分君的爷爷生吃黄瓜蘸白糖,觉得很稀奇。后来才知那样是有降血压的作用。


搬去新家,周围都是荒地,或是年久失修的空屋。我最不喜欢的是在每次看完传奇故事后,需要关掉所有的灯,穿过一楼的客厅再到二楼的房间这段漫长的路程。


其实我在米分君家的时间还长过待在自己家里。多年的邻居再加十几年的店铺邻居,甚至我们还共用同一条电视数字线。隔着不是很厚实的木板,彼此可以清晰地听到隔壁的声响,还有今天吃什么菜。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去过一些加工厂,不管是手工活或是需要机器的。就如我们每次出门必不可少的耳机。大多数人只知道牌子功效,但是不知道它的构成或是制作过程。


在大概十年前,机械化还不太普及的时代,耳机线的制作曾经给许多地方带来就业机会,包括汕头。没办法加工名牌的耳机,国产音质不高,但实用的耳机在一个个小镇源源不断地输出。单是耳机里面的塑料膜和铜圈就很麻烦。铜圈需要铜线通过打线机绕成一个圈再人工一个个断线摆盘,再将塑料膜和铜圈用胶水粘住。


所有的工序都是人工一次次重复操作完成的,那时候,米分君的家里整日都是各种胶水,酒精还有天那水的味道。天拿水是用来稀释油漆用的一种液体,也称香蕉水。是一种易燃易爆的化学危险品,手皮肤接触到会有脱脂作用,皮肤会干燥,严重时会皲裂.吸入天拿水,尽管有芳香的味道,但是非常有害.。


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整天处在那样的环境,日积月累对人的伤害是很大的。可是不是每个人都有选择健康舒适工作环境的权利。每一分赚的都是辛苦钱,米分君的妈妈需要负责检查产品的质量,常常深夜对着一个个沾着红色胶水的薄膜线圈,快速地从中挑出不合格的部分,再袋装写明类型。米分君的爸爸则需要把这些加工好的送回上一级的加工厂。那一段路也好长,需要骑着摩托车穿过大路和小巷。我至今还记得楼下摩托车启动和熄火的声音。


等到了初中,我和米分君上的也是同一个学校,还记得第一次去学校的时候,是米分君的爸爸一直跟在我们的后面,直到我们到了校门才又回去。每个人在新的环境总会接触到新的人,也渐渐淡忘了以前的朋友。


我和米分君的相伴,好像从初中后就戛然而止,各自在不同的高中继续求学,虽然现在都在广州, 却有各自的事情忙活。


以前,我觉得有一句很有道理。“你的痛苦俯仰皆是,你的惆怅人皆有之”。永远别觉得只有自己的受苦,其实每个人都有各自需要担忧的事情,只是你看不到而已。可在知道米分君家里突遭变故后,我觉得我不应该说出这样的话。


去年和今年,米分君的爷爷和奶奶相继去世。在我看到米分君发的打点滴的朋友圈,我才知道她最近一直眼睛不舒服,在医院治疗未痊愈的情况下,她又匆匆赶回家办奶奶的丧事。很和蔼可亲的一对老人,当看着他们从康健到衰老,而如今已作古,无奈感慨岁月不饶人。


可偏偏生活的重击再次袭来。米分君的父亲于这个月又查处了鼻咽癌晚期和急性脑梗。现在已在广州南方医院治疗,后期的费用需要很多资金。米分君的弟弟妹妹还小,家里也只是靠着卖一些小家电,修电修水管过活。如今遭遇这样的事情,更是雪上加霜。


“我希望你一辈子都用不上轻松筹”,但如果真的没办法需要用,那我们所有人都会用尽全力帮你凑够这笔救命的善款。


我相信人的意念是可以改变困难的处境的。尽管这条路会很漫长很难走,可医疗水平在发展进步,人自身开朗有信心,一定可以走下来的。当然,这一切的重要前提是能够尽快凑够这笔救命的钱来维持接下来的治疗。


42岁的人生才过了一半,米分君的弟弟妹妹也才刚刚开始自己的人生。对于一个家庭而言,米分君的爸爸是一个女人的丈夫,是要相依相守一辈子的人,是孩子的父亲,是一个家的顶梁柱。


我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是微弱的,我们时时停更的公众号也没有多少粉丝。如今我们已经寻遍了所有渠道,小学初中同学甚至是陌生的好友也纷纷捐款转发,可是距离30万的治疗款项还差很远。


恳请每一个能够耐心点进这篇推文和看到这段文字的有心人,伸出你们的援手,帮助这个可怜的家庭。不管多少,都是一份心意。也麻烦你们可以转发一下轻松筹链接或是此推文。


如果大家有什么话想要对米分君说的,也请留言。希望大家能够给一些鼓励,我会将此转达给米分君。


曾像夜那么黑

每个清晨


开往清晨的午夜,一种希望,一种晨曦,一种期许,一种可能,一种无限,一种承认。

希望每个人都能平平安安。


轻松筹的链接请点击原文,谢谢大家!



Copyright © 品牌耳机价格联盟@2017